第一章 穿越了

曾紫宸此时很迷茫,望着这古香古色的房间,曾紫宸即便穿越前是全球地下世界的大佬,此时也是久久不能平静,他实在没有想到他居然碰上了穿越这档子事。

没错,曾紫宸来自于蔚蓝地球,是一个的天朝人,那个天朝国度让他一生自豪,曾紫宸降生于天朝一传承500多年的大家族,在天朝里,其也是有着相当地位的。

所以曾紫宸出生后的生活环境可谓是要啥有啥,也就是这样的成长环境,让他有着常人没有的抱负,当其24岁时,凭借自己的魄力与能力统一了天朝地下组织,紧接着花了16年时间统一全世界,期间种种生死局,非一句话所能概况,而其在位27年间,地下组织无敢不从。终至其67岁,寿终正寝,也就是那一刻消息传出,世界的地下组织开始了新一次的乱局。

话说曾紫宸寿终正寝之后,眼前是一片黑暗,没有知觉,无没有悲喜,却有着意识,原本以为的六道轮换,黑白无常都统统没有看见。不知过了多久,只是在他再次看到光明的时候,睁开双眼也就是之前看到的情况,他发现他穿越了,他穿越到与自己同名同姓之人的身体里面,将来也会顶着这具身体的身份继续活下去。

静静躺在床上,尽力去探查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。他穿越的这具身体乃是大乾帝国现任陛下曾宪梓的大儿子,也是大乾帝国太子。皇帝曾宪梓于29岁登基,在位期间花了整整31年,将大乾帝国打造成这片土地上的最强国度,唯一的帝国,其他王国无不每年上供,而这片大陆其被一海,一渊,一森所环绕,所以无人可探究这大陆之外的一切。但至少这大陆有人迹之地大小,也有着之前地球陆地的10倍不止,而大乾帝国却占据了这片土地的五分之四,而恰恰是这个一块庞大的国土,却是为这具身体的父亲,也就是现任的皇帝打下了的,几乎统一了整个大陆,让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无论是原本高高在上的世家,亦或是无上修炼宗门,无不臣服。

然也就是这么成功的皇帝,却只有三个儿子,女儿更是一个没有,其中这具身体为大皇子,其有一个双胞胎弟弟,名为曾紫轩,也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曾皓沐,而自己的父皇对于自己的三弟从来不喜欢,不止如此,还将其软禁在养德殿之中,更禁止其修行武道。

要知道在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,强者睥睨天下,一言决万人生死;弱者贱如草芥,命不由己。而作为一个皇子,更是连半分修为都没有,这三皇子的境遇让人堪忧啊。

对自己的双胞胎弟弟,这身体的原主人有的只有溺爱,即便自己的弟弟现在已然是一个纨绔皇子,只知玩耍,嫖赌,但作为帝国的二皇子,不得不说有着他独有的心机,即便纨绔,却从未犯什么大错,所以当今皇帝不喜欢自己这二儿子,但也未打压与他。

而大皇子也就成了皇帝最疼爱之人,也是皇帝心中预想的继承人。大皇子也是争气之人,其以现今18岁的年纪,修为已达先天悟意境,在这个世界,强者为尊,一切没有实力却试图讲道理的都是耍流氓。

修炼者修身,修性,修道,最后修自我,以悟道,入道,破道为修炼道基,当然这是比较高深的阶段了。修者境界共总分后天,先天,以及神元三大境界,其中后天境又分为练力,练肉,炼脏,易经,锻骨,凝脉,悟心七个境界,每个境界又分前中后三个小境界。而先天则分悟意、破意、神髓、凝神、天人、法相、悟道、入道、破道九大境界,每个境界又分九重,到了先天境界,那就是一境一重天,每一境乃至是每一重的差距都是巨大的。再之后就是神元,当然那种传说中的人物,至七千年多年前,楚天行,人称楚老魔,登临过该境界,几千年来未曾有其他人。

忽的,一片嘈杂声将曾紫宸从回忆中惊醒。哭声,呵斥声,杂乱的脚步声不觉于耳。曾紫宸想起身看看究竟何事,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。

恍然想起这具身体的前身是身中剧毒,还未半点挣扎便一命呜呼,才让曾紫宸有机可乘。遂上演了一幕穿越夺舍的桥段。而在其临死前的一刻,大皇子的贴身侍女便发现不对劲,便通告给整个太子府,一瞬间,整个太子府都运作了起来,告知此时还在御书房的皇帝,请太医,查刺客等等事情都布置下去。也就引得一片嘈杂。之前也就是曾紫宸才穿越夺舍,心神全身心的投入记忆的读取,完全没有意识到外面的一切。

而今记忆的融合完成,让他重新恢复了对外界的一切感官。但身体却是动不了半分,这是这具身体中毒的后遗症吗?

少顷,接到太子中毒生命垂危的皇帝匆匆赶来,随来的还有半路上遇到的一众御医,见有人即将进来,曾紫宸赶忙闭上双眼,装作昏死状。望着床上紧闭双眼,生命岌岌可危的大儿子,皇帝久久无言,帝王之心性,无人可揣摩。而后是皇帝的二儿子曾紫轩到来,当进入房间看到自己哥哥的第一眼,他的眼神有一丝复杂,但也就一闪而逝,紧接着扑倒在床前,失声痛哭。

“够了,你大哥还没死呢!”大乾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寒芒。闻言的二皇子猛地身体一震,对于自己的父亲,他心中有着无限畏惧,即便,此时的父皇已是年老病躯,再不复原来的绝代风华。

连滚带爬的躲到人群后面,继续哭哭啼啼,让赶来的朝中大臣皆在心里叹息不已。堂堂帝国的二皇子,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得如此可怜,部分人觉得这是二皇子与大皇子兄弟情义之重的表现,而在场的巨大部分人则是不屑。

良久,十几位太医都已医查完成,又经过几轮眼神沟通,纷纷对大乾帝皇行了一礼。大乾皇帝晃了晃手,示意他们不必多礼。十几位太医纷纷起身,其中一个头发与胡子皆白的老者上前一步,禀道:“启禀陛下,太子这是中了一种毒!且此毒毒性之霸道,让臣等都是平生仅见,只是依照此毒性而言,中毒者一旦中毒,如不能下一刻服下解药,非先天天人境不能有半分抵抗!而太子殿下却生生挺了下来,即便此时该毒已入太子殿下全身,但太子殿下的灵魂之火却依旧毫不动摇!只是...只是...”说道此处太医一顿。

大乾皇帝闻言,心下有几分惊异,非先天天人境不能抵抗,难道自己的大儿子依然是天人境界,旋即摇摇头,这怎么可能,以18岁登临先天悟意境依然是天才中的天才了。“只是什么?”皇帝去除心中的疑虑问道。

“只是此时臣等对此毒无解,虽然不知道为何该毒没有迅速扩散至太子殿下全身,而该毒之霸道,此为迟早之事,所以即便太子殿下的灵魂之火没有事,但是当此毒扩至太子殿下全身之时,便是太子殿下彻底救治无望之时!”老太医语气中含着沉重。其他在场之人闻言,皆心里狂震。

“尔等可有解毒之法?!毒素扩散至全身又需要多久?!朕要尔等全力救治,若是太子有个意外,尔等也去吧!”此时皇帝语气中有着一种强硬。

闻言众位太医皆心跳加速,为首的老太医更是冷汗连连,“启禀陛下,此毒臣等见所未见,臣等需要时间,而这毒素之霸道,虽不知道太子以何种方法抑制能抑制如此剧毒扩散速度,但离毒素扩遍前身,也只怕只有4,5个时辰而已,即便吾等将毒研究透彻,只怕太子殿下也等不到那一刻啊!”

“你说什么?你的意思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吗?如此多的人还解不了一种毒,那朕要你们何用?如果中毒的不是太子,而是朕,那岂不是也是无解之局?!”大乾皇帝恼怒道。

“陛下息怒!”在场的所有人纷纷跪下,而众太医更是磕头不止,“陛下,请恕臣等无能啊”。大乾皇帝见此,又想着现在已被下了死亡通信的太子,不禁大怒,“禁卫何在!?”

十几位身着黄金色战甲的禁卫跨列而出,单膝齐齐跪地,动作的一致性,他们身上的冷咧气质,无不让磕头不止的太医们更加卖力的磕头,其中一位年岁较其他御医年轻的御医磕头最为卖力。

见此情景,百官之首的丞相萧千秋出列道:“陛下息怒,可否听老臣一言。”

“嗯?”大乾皇帝凝视着以前就跟着自己的老战友,心中有些疑惑。

“以微臣看来,太子尚有一线生机!”萧千秋依旧是一脸淡然。

萧千秋望了望四周的人,再与大乾皇帝对望一眼,大乾皇帝心念一动,瞬间秒懂其中的意味,“尔等都且先退下!在房外等候!”全部的人都迅速退出房间,而之前最卖力磕头的御医则在转身离去时嘴角有一丝勾起,眼神却有一丝疑惑,但一切都转瞬即逝。

《皇权至尊系统》换源阅读
  • 如果不显示,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
  • 或点击此链接https://m.qxxllw.com尝试搜索